猫眼cat00eye

不知不觉竟又到了星期六的深夜,之前过去的一个星期就像是梦,我时时沉醉其中抽离不出,又常常恍惚质疑它的真实。可以确定的是,它大概会成为人生中最珍贵的一段经历了。

从决定要去祖国的最南方到准备各种说辞,就一直伴随着雀跃和忐忑。说走就走的单人旅行对我来说实在奢侈,可以想见,这一次的选择将会预支几年内的出游机会,但是也顾不上了,我害怕一个犹豫,就再也看不到他们同台,给我们唱歌。

我之前的人生极其匮乏和无聊,现实中认识我的人都不会想象得到,我会跨越大半个中国去见他们吧,会戴上各种沙雕的装扮美美地拍照吧,会举着灯牌大声喊他们的名字唱他们的歌吧,会和大家一起哭哭笑笑,不用再包裹着自己的保护壳,维持现实中的既定人设吧。

有些虚伪,但没办法,好多事情不敢去拆穿。所以这几天对我来说才像梦一样。

当天白天就知道,他们要送我们一份礼物,一首歌。一开始觉得他们选这首可能是因为没空排练,旋律响起我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,那一字一句写的都是他们,都是他们和我们。他们唱得那样温柔,仿佛并不是一个表演,而是夜风吹拂下的一次谈天,轻轻的碰杯淡淡的笑,有忧伤的遗憾,也有坚定的告白。他们唱醉了自己和我们,最后起身说话时,他的声音还是沙哑和哽咽了,道理怎样明白,心中还是会舍不得呀。

本以为最后的环节,小伍会像以前一样绷不住,但在现场除了老谷说完那句话后的一个转身,让人看不出太多的情绪。只是回来细看饭拍才发现,在灯光暗下摄像机照不到的角度,乱世巨星一开始敲鼓时你就是近乎发泄的状态,永不下线你一直哭着忍到了自己的那句,谢幕时你说不下去了就弯下腰去鞠躬。你还是那样的率真和感性,但你已经学会了控制和隐藏。而你身边那个喜欢看你哭,却永远在第一时间给你臂膀的人,这次只是默默把自己的情绪忍下去,重重拍了你的肩膀。你们都沉默了,长大了,成熟了。

只是最后当be a man响起时,你们似乎又变回了三年前初见时的少年,无忧无虑,意气风发,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奔跑向前。小伍依旧站在三角形的最前端,唱着“感觉自己有神奇的超能力,奔跑从不会觉得疲惫”;老谷就在他后面,依旧是第二句“迫不及待要站上这个舞台,你会看到我的现在。”而今,我已经能看到你们的现在、甚至未来发展的舞台,我为你们开心,但泪水为什么就止不住呢。

很晚才睡,很早就起,一直都在恍惚,睡或没睡都像在梦里。拉开窗帘是刺眼的阳光,地铁站边有一树一树盛开的花。坐着地铁去火车站,想要到广州看看,可是为什么越走心里就越难过,越走就越舍不得,我喜欢深圳的温暖如夏,喜欢这里清新潮湿的空气,喜欢这里热情有礼的人,喜欢这里最美好的他们。当心情难过到顶点时,发现手里的火车票怎么都刷不进站,誒?买错票了?哦,深圳也舍不得我……

辗转了一下午,到广州时天已经黑了。之后又经历了坐错站下错车,甚至以为再也到不了星海时,它终于出现在了眼前。

没能看到它沐浴在阳光中的生机盎然,却意外收获了夜幕下的微风沉醉。

图书馆、音乐厅、教学楼……不同构型的建筑在并不高调的灯光中显出朦胧的轮廓,一切都特别安静,只有琴房和练功房那边传出阵阵歌声。一树树的粉色羊蹄甲带来香甜的气味,让整个学校的风都甜甜的,特别舒服。

过了九点,图书馆的学生们就出来了。他们走过长长的天桥到达生活区,校园里就开始有了青春的声音和身影。

我就忍不住在想,几年前的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啊,上课,自习,练歌,回宿舍,脚步踏遍整个校园,我才来了一刻,就能深深理解你为什么这么爱这里,大学时光为什么是你最美的回忆。同时,我也明白了你为什么如此温柔,如此甜蜜,如此珍贵。

回程的飞机上,正好完整看了一遍视频回放,像是要把这几天的经历印刻在记忆里。麻木地走在回家路上,一切都越来越熟悉,肆意的冷风环绕,晚高峰的地铁让人窒息,而推开家门后还会有更多的鸡毛蒜皮。我不知道这段经历是帮我积蓄了更多力量,还是让我感受到了更大落差,很想积极向上正能量一些,但到了夜晚却总忍不住要多愁善感。

越来越像胡言乱语,也许该找个玻璃杯喝点酒,可乐也行,看着他们,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【段子】反向排练



嘉成兄弟要在演唱会上跳探戈了!


嘉成兄弟之前跳过两次探戈,第一次是他们首次成组的比赛舞台,当时他们还不太熟,就硬生生地搂成那样抱成那样。第二次是在首场演唱会,那时他们的关系已经有了升华,一场探戈跳得火花四溅。


如今迎来了第三次。这场演唱会的主题是回到起点,不忘初心,诸多已成经典的舞台又被编导翻了出来,首先敲定的就是嘉成兄弟的探戈。


“你们还记得动作吧?我放下音乐,你们先跳一遍我看看。”舞蹈老师抱着手臂倚着音响,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
要不说身体肌肉的记忆力比大脑都好,虽然俩人有一年没在一起排练,这套动作竟然也水到渠成地顺了下来。


只是舞蹈老师一会点头一会摇头,把伍嘉成看得一阵心虚。“老师对不起,我们确实跳得生疏,回去一定多加练习。”


“不是这个……是你们俩,有点奇怪。”


“奇怪?哪里奇怪?”饶是谷嘉诚这么淡定的人,心里也慌了一秒,该不是被看出什么了吧!


“老谷现在太瘦了,小伍倒是壮了不少,你们的托举动作怎么看都有点不协调。”


“老师你说的是这个啊……”伍嘉成松了口气,“可是没办法啊,老谷他在减脂,我在塑形,不就这样了。”


舞蹈老师皱着眉想了想,说:“要不,你俩把动作换换?”


“怎么换?”伍嘉成吃惊得嘴巴能塞进一个卤蛋。还是谷嘉诚反应快,捅了捅他说:“就是你抱我,你举我嘛。”


“我拒绝!”伍嘉成把头摇的像拨浪鼓,可是谷嘉诚已经过来了,两手一搭,再一撤脚,伍嘉成习惯性地搂上谷嘉诚的腰转了半个圈,谷嘉诚的屁股就坐在了伍嘉成大腿上。


谷嘉诚像占到多大便宜似的,洋洋得意地对老师说:“行吗?”


舞蹈老师一言难尽地看着眼前这幅画面,说:“不然你们还是跳爱稀好了。”


【小甜饼】好吃两则




谷嘉诚一到广州白云机场,就看见了等在出站口的伍嘉成。那人卫衣帽兜压着棒球帽,欲盖弥彰地把领子拉高盖住嘴唇。谷嘉诚觉得心里有点痒,他都能想象得出待会亲上去时,刚冒出头的胡茬带来的酥麻触感。


“老谷~”


谷嘉诚本打算一走到围栏口就把伍嘉成搂住,可这一句类似于地下接头的小小气声让他一愣。算了,快走几步到车上再说吧。


谷嘉诚直线大步朝前,伍嘉成左张右望地小碎步跟在后面,还好这个出站口离停车位也就那么几步路,两个人猫儿一样,一弯腰,全钻进了商务车的后座。


茶色的玻璃把外面的灯火和旅人都挡住了,谷嘉诚终于得以把怀里人的帽兜摘掉,细细品味一番。


“哎,上次你特别喜欢的那个凤爪,我们去吃啊。”伍嘉成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嘴巴解放出来。


“哪有时间……”说的是要拍戏要集训没时间出去吃饭了,可伍嘉成下一秒又被含住的嘴唇让他觉得谷嘉诚心里肯定在想“有时间还不如多亲亲吃什么鸡爪子”。


“我就知道嘛~”伍嘉成挣扎着拿出一个饭盒,“所以我打包了。”


“嘉成……我现在控制体型,不能吃肉……”


“我也知道啊,所以这是我吃的,就是给你看看。”伍嘉成得意洋洋地把一根根爪子塞进嘴里,又把一节节骨头吐出来。谷嘉诚看得眼睛都要冒绿光了。


好不容易伍嘉成吃完了,谷嘉诚再也忍不了,直接冲着油乎乎的嘴亲了上去。


“嗯嗯,味道确实不错。”



伍嘉成在煎牛排做晚饭,叮铃微信进来,谷嘉诚的一张焦糊自拍吓得伍嘉成差点丢了捏肉的夹子。


放大照片仔细看了看,确认是剧组给谷嘉诚画的烟熏妆,可又还是放心不下,一个视频电话就播了回去。


谷嘉诚觉得这个妆很好玩,此时的自己仿佛化身一块米其林大厨手中的牛排,炙烤出了迷人的焦赫感。


G:“嘉成,我想念你煎的牛排了。”


W:“乖,等过了这段,我给你做。”


G:“嗯,你先替我多吃点。”


G:“牛排好吃吗?”


G:“嘉成?”


……


W:“牛排煎糊了……”


【小甜饼】接吻两则




伍嘉成到了北京后,觉得空气干得不行,他的嘴唇特别敏感,几乎每时每刻都要擦润唇膏。


伍嘉成床头有一个透明盒子,里面放了几十支花花绿绿的润唇膏。每天出门前,他都会随便抓上一支,放进衬衫或是外套口袋。


谷嘉诚也受不了北京的气候,但他懒得准备润唇膏,更懒得带。可是他身边总有伍嘉成。伍嘉成会很大方地把润唇膏借给他,当然他也不会介意那些都是伍嘉成用过的。


唯一烦恼的是他有点挑食,所以每一次他会先偷偷凑近,用鼻子闻一下。如果伍嘉成涂了可乐味的,那他宁愿抹口水让嘴唇越来越干,也不会去开口借的。


这一天伍嘉成用了个新润唇膏,甜腻腻的香味让谷嘉诚一下子就想到了他最爱吃的软糖。于是他下一秒就直接把嘴唇贴在了亮晶晶、香喷喷、Q弹弹的活体润唇膏上,上下左右地蹭了一圈,最后意犹未尽地整个含进嘴里。


后来,谷嘉诚把伍嘉成那一大盒子润唇膏都换成了软糖味的。



谷嘉诚特别喜欢和伍嘉成接吻,但是他发现了一个问题。两人身高几乎相同,躺着坐着还好,一旦站着接吻,他都要微微仰头,因为伍嘉成的鞋底通常比他的要高。


这实在太不man了。


有一天,他们一起搭乘一架特别长的自动扶梯。扶梯实在太长了,谷嘉诚一边无聊一边走神,忽然福至心灵,抢上一步站到伍嘉成前面,把伍嘉成吓了一跳。


“你干嘛呀~”


谷嘉诚转过来面对伍嘉成,在不断倒退上升的空间里俯下身,和伍嘉成接了一个长长的吻。


【短篇】黑白

金主 @会心 点梗的病娇高冷美人总裁谷×阳光健气腹黑医生伍,拖了好久,终于写完啦,ooc不要细究~

“医生哥哥,我不想吃药,我想吃糖。”

面对难缠又不讲理的小患者,一般的医生早就甩出一张处方给家长之后立刻关门赶人了,但伍嘉成不一样,多么令人头疼的病患他都能搞得定。

“啊,医生哥哥也不喜欢吃药啊,药好苦哦!”伍嘉成皱着眉头做出一副要哭的样子,对面那小朋友感同身受,眼泪瓣差点都掉下来了。

“不过没关系,医生哥哥可以帮豆豆把药变成糖,还是豆豆最喜欢的草莓味呢,可好吃了!”

“真的?”小朋友看到伍医生眉飞色舞的样子,立刻也眉开眼笑起来。“我喜欢草莓,我喜欢吃糖!”

“那豆豆可要按时吃糖,吃不完医生哥哥要去抢回来的,以后就不给豆豆吃了。”说着,伍嘉成把处方递给家长,冲门口喊:“下一位!”

一个下午,伍嘉成依次处理了信了大神的话觉得自己命不久矣的老婆婆、纹了男朋友名字分手后又想洗掉的高中生、一紧张就不断打嗝的年轻老师……总之是各种奇葩的病症和病人,门口的小护士都笑道:“我们这哪里是诊所,简直是知心哥哥信箱。”

伍嘉成把脱下的白大褂平平整整地挂在桌边的钩子上,笑着说道:“真正得了重病的人哪会到咱们这来,早就去大医院了。来这里的其说是看病,更不如说是寻求一份心理安慰,所以呀,得用些非常规手段。”

第二天正是伍嘉成的轮休,所以他吃了晚饭就在街上闲逛遛食,一点也不着急回去,走着走着就接到了老同学小会的电话。

小会是伍嘉成在这个城市里为数不多的老乡,他们曾约了几次饭,却都被小会的老板一个临时电话给搅黄了,所以伍嘉成对小会口中这个总裁可谓充满了怨念,当他听到电话那头小会邀请他去给老板看病,简直每一根头发丝都在表达着拒绝。

“有病去医院挂号啊,我又不是乡村赤脚医生,还带背着医疗箱出诊的?”伍嘉成狂嚼了一大口奶茶里的珍珠,恶狠狠地说。

“哎呀去医院查过啦,什么毛病也没有,就是精神有些紧张,心理有些变态吧。”小会的声音中满满都是加班的疲惫。

“喂,你这么说你老板他知道吗?”伍嘉成把最后一口奶茶吸溜完,靠在街边的护栏上好笑地说。

“唉,就当你发发善心救救我,老板对自己这么狠能创造GDP,但我还是个姑娘啊,我要美容旅游谈恋爱的,再被他折磨下去我真的有命挣钱没命花钱了。”

“那你还在那干了五年?真没看出你还有自虐倾向。”

“嘿嘿,我们老板除了日夜颠倒,喜欢在凌晨把人抓起来开会外,别的都挺好的,尤其是帅的惨绝人寰,如果哪天没见到他的帅脸,我就觉得日月无光,天地失色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我去。”伍嘉成对小会花痴起来的样子完全招架不住,左右明天没事,又有外快赚,走一趟就走一趟吧,还能见见这个传说中的外滩第一绝色总裁。

当伍嘉成出现在外滩56号第28层总裁办公室门前,迎接出来的小会用一副为难的表情看着他,整个人欲言又止。伍嘉成掸掸袍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笑道:“怎么了,是不是帅呆了?被我晃花眼了哈哈哈哈~”

小会一手扶额,生无可恋道:“我忘了跟你说清楚,我们老板的怪毛病就是害怕一切白色的、明亮的东西,所以他只在夜间办公,要求员工只能穿黑衣服,你现在的样子,恐怕他看见了要发疯。”

“啊?那他不会扑上来吃了我吧?”伍嘉成打了个激灵,立刻把用来装逼的白大褂扒了下来,然后更绝望地发现,里面是件米白色高领毛衣。

米白大概比惨白好那么一点?伍嘉成抱紧了自己的小背包,硬着头皮进了总裁办公室。

伍嘉成在楼下时就已经观察过,这幢大楼是整面玻璃墙,落地窗,他还想象了下在办公室晒着太阳、俯瞰外滩一定会很爽。但是一进门,伍嘉成就怀疑自己突然瞎了,他使劲瞪了半天眼睛,才把办公室隐隐约约看了个大概。原来,两层厚厚的遮光窗帘把整面玻璃窗都挡了,伍嘉成简直痛心疾首,浪费啊浪费啊,总裁不需要的阳光可以施舍给小民一些吗,我可是住在连窗户都没有的隔板间里啊!

“谷总,这就是伍医生。”伍嘉成听见小会的声音,才发现她已经移动到内侧的沙发旁边,与黑暗融为一体。而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显露出另一个人的轮廓,他向后仰着,双手交叠垫在头枕骨下方,听见声音微微睁了眼,然后像被晃到似的,又闭上了。

伍嘉成情不自禁地移步过去,他是吸血鬼王子吗,这惨白的脸色、浓重的黑眼圈,鲜红的薄唇在黑暗中组合成了一副诡异的面具,可是又太TM帅了,让人看一眼就再难移开目光。

红唇轻启,嘶哑的声音传来,“开始吧。”

这声音听着像猫爪挠心一般难受,伍嘉成咳了一声,说:“不然您先喝点水?”

小会忙从一架子的水晶杯里选了一个,又从小冰箱里取了瓶矿泉水,用托盘一并端了过来。

伍嘉成撇嘴咦了一声,说道:“喝凉水有什么意思,来喝这个,肥宅快乐水,包您喝完快快乐乐。”然后从大背包里掏出了一罐红蓝百事,啪地杵在了沙发前的大茶几上。

小会拼了命地给伍嘉成使眼色,小声提醒道:“我们谷总只喝矿泉水。”

伍嘉成的笑容僵在脸上,伸出手想把可乐罐拿回,但另一只手比他更快,沙发上的人拉开了罐子上的铁环,嗤的一声,快乐的飞沫飘洒在了两人之间的一方空间。

那人仰头咕嘟咕嘟灌下两口在二氧化碳作用下疯狂跳舞的液体,嘴角一抿,说:“开始吧。”

伍嘉成盯着那双已经完全睁开的黑白分明的眼睛,心跳没来由地乱了两声。

坐在90度拐角沙发的另一端,伍嘉成找回了自己的理智,他用笔点点本子的一处,问:“姓名?”

对方抬头微微一瞥,似乎不愿回答这个白痴问题。小会忙狗腿地递上名片,说:“这是我们谷总的名字。”

“谷嘉诚?”伍嘉成心里惊讶,声音大了一些,然后又意识到不太礼貌,忙打着哈哈解释说:“真是太巧了,我叫伍嘉成誒,我们名字只差一个音节……那么,年龄?”

“92年。”

“嗯……那就是26,比我大一岁。下面说说你的症状吧。”

“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失眠,觉得黑夜才是属于我的世界。后来就越来越不喜欢白色,不喜欢太阳……”

谷嘉诚喃喃地低述着,神情迷茫又脆弱,像个在黑夜里迷了路的小孩,让人心疼得只想把他搂在怀中。伍嘉成想,自己真不是一个好医生,这么容易就对病人产生了共情。可是谷嘉诚整个人在那里,就像是一个带有致命吸引力的漩涡,让人情不自禁跟着沦陷。

回去之后,伍嘉成开始针对谷嘉诚的症状查资料、问专家,很快制订了一套治疗方案。这个方案说来很简单,就是找一个他全心信任的人一步步带他适应光明,慢慢把他的世界由黑色变为白色。

很快到了约好的第二个出诊日,伍嘉成在衣柜前挑了半天,才配出一套大地色系的毛衣加西裤。眼看没时间吃早饭,稀里哗啦把桌上的零食往背包一塞,就骑上自行车赶去了地铁站。

来到28层,伍嘉成被告知谷总正在多媒体厅,小会把伍嘉成领到位置后就体贴地关门离开了,整个空间好像是个被包场的电影院,大屏幕上在播着滑稽好笑的画面,耳边环绕着语气夸张的英文,谷嘉诚却像个雕像一样,定在最中间的那个椅子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动不动。

“你喜欢看猫和老鼠?”伍嘉成走过去坐在谷嘉诚旁边,问道。

“没有,我问助理有什么看了让人高兴的片子,她给我推荐了这个。”谷嘉诚皱皱眉头说道,“可是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笑。”

“我觉得超好笑啊哈哈哈哈哈。”正巧屏幕演到汤姆戏弄杰瑞不成,反被捕鼠夹子抓住,伍嘉成看着傻猫炸毛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,差点没从椅子上滚下去。谷嘉诚侧过身去帮他扶住椅子,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。

“其实汤姆虽然看起来凶巴巴,一直要抓杰瑞……”伍嘉成强忍住了笑,认真地说,“但他心里是很温柔的,他只是害怕孤独。而且,我感觉汤姆是喜欢杰瑞的。”

“汤姆喜欢杰瑞?”谷嘉诚奇怪地转过头来,又不确信地看一眼屏幕,说:“他喜欢的不是富豪千金的那只母猫吗?”

伍嘉成默默翻了一个白眼,表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。

伍嘉成再一次来到这个鬼屋一般的办公室时,带来了一个小装修队。他们抬走了黑漆漆的组合柜,换上了还带着森林气息的原木桌;窗帘从厚厚的遮光布变成了百叶窗,原来的大理石地面也铺上了短绒地毯。

谷嘉诚窝在角落的沙发中看伍嘉成指挥着工人忙忙碌碌,不知怎么就生出了一种温馨感,伍嘉成的样子认真又温柔,仿佛正在亲手打造一个属于他们的小家。他不自觉抓过了沙发上的小黑猫抱枕,那是伍嘉成留在这的。伍嘉成说,如果他看多了明亮的物体感到难受,就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小黑猫身上。谷嘉诚觉得这个方法很管用,无论何时,只要摸到这只小黑猫,他的心情就会奇迹般地平复下来,如果不是要维持霸道总裁的威严形象,他简直想抱着小黑猫去开股东大会。

伍嘉成送走装修队时已是黄昏时分,上楼前顺手在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罐可乐,谷嘉诚最近对这个有点着迷。他推动木门进屋时,谷嘉诚正站在新装的百叶窗后向外望着什么,已经没有热度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,留下一道一道斑驳的光影。伍嘉成慢慢走到他身后,好想去拉拉他的手,但最终只是把可乐罐子塞了过去。

这样接触了半年后,谷嘉诚基本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,整个公司也不必再过美国时间,小会每次见到伍嘉成时,简直就要把他奉为救世主。伍嘉成开心之余又有一点失落,这是否意味着,他以后再也没有理由来见谷嘉诚了呢。

在一个日光充沛的日子,伍嘉成安排了最后一次治疗,也是为了检验谷嘉诚对白色的适应程度。他在一个玻璃顶房子里放了一张白色大床,白色的墙壁,白色的地毯,房间里还充满了白色的气球和羽毛,伍嘉成自己都差点被晃瞎了眼。然后,他忽然意识到缺了些什么,他转身抓着小会问:“小黑猫呢,那个黑猫抱枕呢?”

小会吓了一跳,哆哆嗦嗦地说:“我看所有东西都是白的,以为那个放错了,就让人拿走了……”

然而补救已经来不及。谷嘉诚在下一秒踏入了这个白花花明晃晃的屋子,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一头溺进了水里,呼吸急促,瞳孔放大,马上就要栽到地下。

“老谷!你清醒点!”伍嘉成慌忙架住那具摇摇欲坠的身体,反手把小会推出去,啪地锁上了门。

他扶着谷嘉诚坐在地毯上,空出来的手就去解自己白大褂的扣子。里面是一件白T恤,他一把脱掉,露出麦芽巧克力一样的皮肤。

伍嘉成往后一仰,就躺在了那张柔软的大床上,轻盈的羽毛纷纷飞起,又飘忽落下,伍嘉成在炫目的白色中伸开双臂,仿佛一只大鸟。

“老谷,别怕,把我当成你的小黑猫。”

谷嘉诚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,又绊倒在床上。他撑着身子停在伍嘉成上方,那一双宝石般的眸子正盯着他看,樱红的嘴唇却被羽毛遮住了。他不甚满意地冲那片羽毛吹了口气,失去了覆盖的嘴角翘了一下,接着,他就品尝到了这辈子都没体验过的甘甜。

后来,小会向伍嘉成打听,那天他是怎么把谷总治好的,伍嘉成笑嘻嘻地回答:“你问谷总去啊~”小会吐了吐舌头说:“算了算了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接着低头给自己的小助理发信息:“那间玻璃房子谷总已经买下来了,你要每天做好保洁,里面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动,记清楚了吗?”

今日份的超级福利。

直径五米高一米的圆形舞台,观众360度环绕,他站在中间边唱边跳,不时走位到你面前,一米的地方。

他穿着那身大地色细格子西装,里面是大地色系横纹毛衣,再里面是小领白衬衫,最上一颗扣子系着,规规矩矩的。

他的裤子合身极了,既薄薄地贴住两条细长的腿,又不影响跳舞。其实这个高度,一直在眼前晃啊晃的就是细细的腿和雪白的球鞋。

他的发型是我最喜欢的,从右往左分出个小小缺口,露出的一小块额头沁满了汗,亮晶晶的。

他的准备动作是仰着头的样子,顶光打下来,映出漂亮的下颚线,正面,右面,左面,都线条完美。

他的耳返不知道是节目组提供,还是自己定制的到了,深邃的宝蓝色,闪着碎光的,像幽远的夜空。

录了几个特写镜头,他在距离镜头30厘米的地方学着猫咪动作卖萌,镜头里大概就是,你的小黑猫突然出现吧。

一共录了四遍,不同机位不同景别,但也有人说是五遍,不知道是谁记忆错乱了。前两遍我站在正后方,于是他的候场正对着我;后两遍我站在正前方,于是他的结尾正对着我。

舞台很热,候场时他补妆喝水,下面人喊把衣服脱了吧!之后大家拿手幅远远的为他扇风,360度环绕立体风,把他笑的!等音乐起时一直在憋笑,真怕你笑场啊,可是又好想逗你。

调试机器时,他独自在那低低清唱,复习动作,真的像一只自己和自己玩的猫,又乖又调皮。

感谢你在这个美丽的秋天,像个小王子一样,又降临在我的眼前。

今天好像是第一次正经地近距离看小伍的单人舞台,虽然他唱完后自己说唱得很放松,但我能感觉出他对舞台还是有些激动和紧张的😂

小伍的声音真的超级稳,听不出一点点瑕疵,也能感觉到这首歌大概已经练了千百遍,每一个细节都精心雕琢,无可挑剔。唯一一点点欠缺的大概就是舞台的气场和经验了,但是我们已经开始有真正的个人舞台,我相信以后这样的机会会越来越多,小伍也会吸取宝贵的经验迅速成长起来,成为舞台上最闪亮的王者!

下一次还想在台下和你一起大声唱,永远是你的舞台饭!

非常开心看到小伍来参加潮音战纪,伍伍除了享受他最爱的音乐和舞台,在台下也交到了很多好朋友,也吃到了很多好吃的……祝小伍永远这样开心,永远拥有灿烂笑容

片源:《潮音战纪》。bgm:《卡路里》

特别喜欢毛毛owhat这一套图,每一幅画面都在诉说一个故事。特别喜欢小伍唱慢歌,每一个音符都能带出一种情绪。片源:《潮音战纪》《O!WHAT》《宅人时刻》。音源:陈奕迅《好久不见》

以黑白色系舞台造型为思路的混剪,期待嘉成兄弟的下一次合作舞台!